• >
主页 > 体育新闻 >
体育新闻
《长安少年行?萧心远》半仙算到了开始,没有算到结局
发布日期:2020-05-25 00:0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后来,我想象过心远最后的样子,大概是坐拥江山,君临天下,无边孤单。尚艺馆五子,沈蝶依与杨子安白头偕老,唐九华遇见了韩玉儿,独孤暮雪找到了凝香,萧心远成为太子,好像每一个人都有自己最终的归宿,又好像只有心远一人,无边孤单。

心远喜欢算卦,卜测天象,衡量运气,从来没有想过握住权力的大柄,掌握他人的生死。刚出场的他,只是一个小孩子,单纯的心性,与世无争的性情,一点也不像尔虞我诈的皇宫养出来的人物。沈蝶依如卦象所示,如约而至出现在他的生命里,猝不及防闯入他的马车,只是一瞬,就在他生命里定格了一段最美的经历。

后来他隐姓在尚艺馆求学,算是因缘巧合吧,又遇上沈蝶依,甚至后来在偶然间窥听到她的身世,这个姑娘,就这么猝不及防地闯进她的心里。同窗四年,肝胆相照,沈蝶依不知道,心远友情的外衣下其实暗生情愫,可能心远自己也不知道,这情起何处。

如果所有的爱都能得到回应,人生也太过圆满了。人生啊,总是不如意事常八九,心远心心念念的蝶衣,眼里心里都是杨子安,甚至,她们还心心相印,天造地设。半仙算到了开始,却没有算到结局。作为杨子安的朋友,作为沈蝶依的爱慕者,他也只能放下,再道一声恭喜。

蝶衣拒绝心远的时候,说的分明,拒绝的干脆,没有给他留下半点可能。到底是他喜欢过的姑娘,干净利落,从来不拖泥带水,即使说出的话如利刃扎心,也确实让他彻底放下,不会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怀有任何幻想。这个姑娘,明明那么让他伤心,他却完全怨不起来,他说,“你不用愧疚,我怪过那日马车为何不多行一会儿,悔过那夜在湖边没有将风筝给你,向你表明我自己的心意,但现在看来,这一切都是错的。刚才我将这鲤鱼风筝放在天上时,突然明白了,鲤鱼应该是在水里,而人却将它放到空中,这是错的。”其实她也没有辜负他,因为从一开始就是他的一厢情愿,如今得不到回应也是所料之中。

沈蝶依与杨子安在一起了,两人和和美美,举案齐眉。他虽然心中苦涩,但是也是会祝福的吧!故事的最后,心远对沈蝶依说:“有的时候我很羡慕父皇,羡慕他的眼里装满了日月星辰,江山万里,而我的眼里却只有一个人,而那个人,现在就要从我的眼中离开了。”好像是遗憾,但是是放心吧!我愿意相信,日后的心远,舍得下儿女情长,放得下爱恨情仇,成为一位明君,日月星辰为伴,江山万里相护。

网站首页  | 热透新闻  | 娱乐新闻  | 星声星语  | 健康新闻  | 女性生活  | 历史咨询  | 汽车资讯  | 旅游新闻  | 法律在线  | 科技前沿